老书虫书荒推荐热点小说言穗穗傅九霄(暴君的小祖宗回来了)-(暴君的小祖宗回来了)言穗穗傅九霄全文免费阅读:健康饮食习惯

時間:2024-01-28 16:49:25 作者:健康饮食习惯 熱度:健康饮食习惯
健康饮食习惯描述::言穗穗跟警察说了好久,终于同意让她跟岑墨见面。他不止止是被暂时拘留那么简单。冰冷的铁门打开,言穗穗连忙迎上去,惶急唤他:“岑墨。”看见言穗穗后,原本情绪低沉的岑墨立刻扬起笑容,梨涡荡漾,声音清醇:“姐姐。”早在言穗穗来之前,他跟傅九霄通过电话。傅九霄需要找人给言穗穗顶罪。而他毛遂自荐。彼此做了个交易。“我愿意替姐姐顶罪,但我有一个条件。”“你也配跟我谈条件?”“当时跟姐姐在一起的只有我,我来顶罪绝对可以还姐姐一个清白。”两人的对话。言穗穗心疼道:“岑墨,你为什么这么傻啊?”岑墨仍旧冲言穗穗笑着,有种年少轻狂、无所畏惧的感觉,“姐姐,我还小,几年牢而已。”言穗穗:“可是你替我背了这个污点就没法再在娱乐圈里混了啊。”她是素人还好点,但岑墨作为公众人物,不能出一点错。岑墨安抚她:“反正我也不想跟英艺有什么关系了,正好可以摆脱傅九霄。”他跟傅九霄做交易的事,还是决定不告诉言穗穗。岑墨深深凝视着言穗穗,语气有些怪异:“姐姐的身体还好吗?”他是在问她那天晕倒的事。言穗穗手指攥紧裙子,慌神地舔了舔唇,“我有点低血糖。”岑墨眼睛如狼隼般,目光灼灼,语调拉得深长,沉声:“是吗?”他好似是不信的。呼吸半响。言穗穗一直都在盯着岑墨的脸看,总觉得对不起他,内疚感翻涌而来。让她更不想欺瞒他。思索了几秒,言穗穗还是说了出来:“我...我怀孕了。”时间仿若凝固。岑墨的笑容再也撑不住地落了下来,几乎是从牙齿根发出来的声音:“姐姐,怀孕了?”他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,身形微晃,眸光顿时暗淡,“是谁的?”言穗穗察觉到他的低沉情绪,他的不高兴全都写在脸上。她连忙转移了话题,向他保证:“岑墨,你放心,我会努力做澄清,让你早点出来的。”“你真的没必要为了我,搭上自己啊。”她何德何能让他做出如此大的牺牲,不顾自己的名声?她欠了他这么大一个人情,她要怎么还?“姐姐,我等你。”岑墨目光犹豫,定睛在言穗穗的红唇上,“姐姐离开前能不能给我一个吻?”“姐姐主动吻我一次行不行?”“里面很冷的,姐姐给我点温暖好不好?”他红着眼眶恳求。言穗穗下意识后退了一步,而这小小的一步,伤了岑墨的心。岑墨自嘲地勾起唇角:“姐姐这么嫌弃我吗?”“我知道自己很脏,可我每次都会好好洗澡,洗很多遍澡,我努力不让自己得病。”岑墨可怜巴巴说。见岑墨快要委屈哭了,言穗穗于心不忍,咬了咬唇安慰:“我不是嫌弃你,而是我不能跟你...”岑墨:“姐姐有了孩子,就不要我了是吗?”言穗穗:“岑墨,我会找人救你的,我不会不管你。”岑墨声音湿濡:“可是姐姐连亲我一下都不肯呐。”言穗穗微垂着眉眼,浓密睫毛轻颤,软声问:“除了这个,你有没有别的想要的东西?”岑墨视线从言穗穗的脸上缓缓落到腹部,越看越觉得碍眼,越看越心里难受,讨厌这个小豆芽在她身体内着床发育,侵占她。岑墨眸光阴沉,嫉妒极了,“我想要的只有姐姐呐,姐姐真坏,怎么能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呢?”岑墨虽然还不到成年男人的年纪,但个子一点也不矮,一米八多。他站在言穗穗面前,完全能将言穗穗笼罩起来。言穗穗面露惊慌,着急找寻离开的门,“岑墨,我...我先去找人救你,我会尽快让你出来的。”“无所谓了。”对于坐牢,岑墨不以为意。他本就是活在最底层的蝼蚁,阴暗得不见天日,是生是死,无人在乎。只不过他愿意为了言穗穗,牺牲自己。也仅能用命来拴住言穗穗,利用她的怜悯和愧疚,硬生生挤出她的心里。他就是卑劣如此。“岑墨,你不要...”言穗穗的手腕被岑墨攥住,他将她拽到怀里,压在桌子上。岑墨神情阴郁,发着偏执光芒,“姐姐,你一定要等我出来,不要瞒着我跟别的男人结婚哦。”“孩子是谁的?”他似乎很在意这个事情,不止一遍的问。深知逃不过这一吻,言穗穗放弃挣扎,心里劝诫自己权当是还他的人情,毕竟他要替她遭罪。“阿原的。”岑墨边吻边感慨:“姐姐什么时候能帮我生一个呐?”“真期待有那么一天,可以跟姐姐生孩子。”“姐姐这么漂亮,生出来的宝宝也一定会很可爱的。”言穗穗视死如归般闭上了双眼,只等岑墨吻够了放她离开。而岑墨则是千万个的不舍得闭眼,一定要睁着眼睛看她,看她嘤咛,看她害羞,看各种各样的她。岑墨的手慢慢抚摸上言穗穗的腹部,这个小家伙是真的很碍眼呢。..过了好久,言穗穗从探监室出来。警局大厅里找不到那个身材高挑的银发男人。言穗穗带着疑惑一直找出警局。一辆嚣张高调的红旗停在外面。男人倚靠在车边,穿着华贵,黑色高领毛衣搭配着同品牌的冬季长款风衣,脖间铂金材质的猎鹰项链折射着璀璨光辉,闪亮刺眼。烟灰蓝的短发又野性又潮酷,四六分的刘海又做了卷烫。如此熟悉的脸,如此熟悉的身形。言穗穗愣在原地,怔怔出神,不敢置信。温原长身玉立,向她展开怀抱,唇角撩起笑意,温柔缱绻的唤她:“小宁儿。”这一声,好似隔了多个春秋。来得太过突然,让人喜极而泣。清醇性感的男声带着慵懒笑意穿破空气,驱散了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黑暗阴霾,像神佛降临她的世界。无所不能的阿原回来了!倏然,言穗穗清澈的眼眸蒙泅着悠悠水光,不再过多犹豫,一下子飞扑进男人怀里,“阿原!”温原牢牢接住言穗穗,双手紧紧抱住她柔软的臀部,开心唤她:“小宁儿,小宁儿。”“阿原,我想你,好想好想你。”两人吻得忘我。不远处,温淮看着两人相吻,竟产生出了嫉妒。第二百六十三章 宝宝两人上了车还在热烈深吻着。难舍难分。好似要将这段时间的思念全部倾泻而出。吻得言穗穗连连被呛到,憋得脸色通红。温原将她抱进怀里,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,而他骨节如竹的手掌紧扣着她细软的腰肢。水液交融。身躯交缠。细细密密的吻狂热落下。寂静的车厢内蔓延无限爱意。“咳咳咳。”言穗穗又一次被呛到。温原意犹未尽地放开她,抬手替她擦拭着嘴角水渍。言穗穗激动得笑出了泪,眼眶里闪动着的泪花沾湿纤长的睫毛,实在给她高兴坏了。她就知道温原没死!他不会死的。更不会丢下她不管。温原凝视着她,眼神宠溺,桃花眼罕见的泛起细碎光芒,用着价值上亿的嗓音温柔哄她:“小宁儿,我没死,哭什么?”言穗穗抽了抽鼻子,抬手揉着酸涩想哭的眼睛,微微噘嘴,少女声线异常清甜软糯:“我...我高兴嘛。”温原抬起她的下颌,朝着她水润润的红唇又轻轻亲了亲,“小宁儿,想我没?”言穗穗毫不犹豫的点头,“想。”说罢,她搂住他的腰身,愈发往他怀里钻,像是个在外面受到委屈的小孩子向最亲近的人发泄情绪,呜咽道:“阿原,我想你,好想好想。”“你不在,他们都欺负我。”言穗穗抬起眉眼看他,主动亲吻他的殷红唇瓣,眸眼爱意浓郁,一点也不知羞的表白:“阿原,我爱你。”温原扣住她的后脑,柔顺清香的发丝从他指尖泄出,“我也爱你。”多日不见,温原实在是想她想到骨髓中。怎么亲都亲不够。言穗穗乖乖坐在他怀里,身躯跟他亲密贴合,柔软指腹慢慢触摸到他的头部,神情满含担忧:“阿原,你的头...”傅九霄可是直接给他头部射穿了子弹,如此惊险的情况是怎么救回来的?温原顺势牵起她的手,与之十指相扣,放在嘴边又亲了亲,独属于她的香味溢进鼻腔,涌现幸福的感觉,“我没事。”“小宁儿,嘴再给我亲亲。”言穗穗像是一只听话的小猫,乖巧地仰着头,送上双唇,任由采撷,“嗯,给阿原亲。”小女人的一缕气息,一点触碰,将他向来残暴冷漠的心态,搅得浮躁、急促、迫切,像极了没尝过性爱的愣头青。真的给他一种倒退十年的错觉,少年时期才会有的冲动,不顾一切。慢慢的,接吻已经满足不了温原,他想要更多。亲了亲她白皙脖颈,又亲上精致锁骨。两人有过那么多次,言穗穗瞬间感觉出温原的意图。“阿原,暂时不可以哦。”言穗穗双手捧起温原的头,素净葱白的纤纤玉指插进他的发丝间,软声软语:“阿原,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。”她迫不及待的想将所有事情都一股脑的告诉他。委屈、喜悦,统统告诉他。温原乐此不疲地亲着她泛红的娇软脸颊,略略挑眉,唇角撩着暧昧的笑,漾出性感尾音:“嗯?”“我怀孕了。”言穗穗嫣然一笑,那明晃晃的笑意风情潋滟,绽放耀眼光华,顿了顿,缓声又道:“是你的啦。”言穗穗双手圈住了温原冷白的长颈,在他坚实的宽肩上开心蹭着,又重复了遍:“阿原,我怀孕了!”温原从巨大的惊喜中回过神来:“怀孕了?”稍许,他唇角噙起欢愉,爽朗地从喉咙溢出笑声来,“哈哈哈,小宁儿怀孕了,怀了我的孩子。”言穗穗迎着温原异常欢喜的眼神,眼尾弯成皎洁的月牙,笑容璀璨,“嗯,我怀了阿原的宝宝。”温原唇边笑容渐盛,连眼角眉梢都不可抑制地流露出笑意,阴郁死沉的眸第一次如此闪亮。他显露激动、紧张、兴奋,抚摸上她腹部的手都在轻颤,过于欢喜。言穗穗牵着他的手实实放在肚子上,声音甜得好似浸了糖霜,“宝宝很乖。”“宝宝,感受到爸爸了吗?”她才刚怀孕一个月,孩子还是个小豆芽,很难感知到外界的触碰。不过,初为人父的温原,心情已经不知该如何形容了。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女人给他怀孕,可那感觉跟言穗穗怀孕不一样。前者怀孕,他根本就不想要,更不在乎,会亲自下手弄死胎儿;而后者怀孕,他会开心、高兴,会做好一切准备迎接这个孩子,会将孩子当做上天的礼物,各种宠爱。言穗穗心情极好,不仅是温原回来了,失而复得,更重要的是一家三口,和和美美,“宝宝,爸爸在跟你打招呼呢。”这是父子俩的第一次‘相见。’言穗穗还没有开始显怀,肚子还是平的,可温原却觉得孩子已经长大了,小心翼翼地轻轻抚摸着,声音异常温和:“宝宝,爸爸在这。”他突然无比期待起被叫爸爸的感觉。他也可以当爹了。言穗穗给了他一个家。温原又亲了亲言穗穗,语调欢喜:“小宁儿,辛苦你了。”言穗穗手指揪起温原胸前的衣服,她半垂着眉眼,浓密卷翘的睫毛在空中轻轻颤动,想到了不好的事,“阿原...”她犹豫了下,还是如实说:“孩子可能会不健康。”温原愣了愣,抬手揉了揉言穗穗的头,安慰她:“没关系,只要是我们的孩子,我都不嫌弃。”“我有得是钱养,可以养他一辈子,也可以砸钱给他治病。”言穗穗心生内疚,“阿原,对不起,是我没有保护好宝宝。”温原捏了捏她柔软的小脸蛋,“小宁儿,不怪你。”要怪也得怪他,没有保护好娘俩。他受伤不在的这段时间,估计言穗穗没少被欺负。这不,热搜杀人案的事不就是证据吗。重逢的喜悦过后。欢喜若狂的情绪逐渐归于平淡。看着温原这张俊美邪肆的脸,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,浓密深邃的眉眼,高挺立体的鼻梁,以及绝美妖冶的唇形,无一不在张扬着矜贵与完美。言穗穗溘然想起傅九霄的话,手指有意无意地抚过温原性感的喉结,“阿原,沈三爷跟我说,你和沈滢...”“你们是不是在一起过?而且她还怀过你的孩子?”“小宁儿,别瞎想,我不爱她。”温原连忙撇清关系。他就知道傅九霄不可能说他好!第二百六十四章 狭隘得知温原跟沈滢有过一段,言穗穗震惊之余还挺不信的,毕竟傅九霄那张嘴没什么好话。可时隔多日重遇后。温原对此没有否认,而是急着撇清关系,那便就等于是承认了。他真的跟沈滢在一起过。那她又算什么?她接二连三的捡沈滢不要的男人?傅九霄是沈滢不要的?温原也是沈滢玩够的?光是想想,言穗穗都觉得自己可笑。傅九霄有句话说得挺对,她确实没法跟沈滢比,各个方面都比不上这位娇生惯养、锦衣玉食的白玫瑰。沈滢从小什么都有,而她从小什么都没有。言穗穗随意问了问温原什么时候醒的,又是什么时候来容城的。这本是很正常的问候,可在言穗穗接触过温淮后,就多少沾点不寻常的意味,甚至是试探。试探什么呢?试探温原到底是不是姜淮?不过温原可以肯定,言穗穗还没看见温淮的脸,如果看见了,也就不会对他这么好了,也就不会这么爱他了。而这也是他最害怕的地方。怕言穗穗认出真正的姜淮!他本就是假装用着姜淮的身份来接近她、欺瞒她,实在不敢想,她知道真相后,会不会恨他?温原是今天清早刚来的容城,一下飞机就来找言穗穗了,更是在得知言穗穗被温淮带走后,直接跟他要人,生怕言穗穗跟温淮相处久了,察觉出什么。温淮存在一天,于温原而言就是定时炸弹,难以预料的那种,随时随地都有爆炸的可能。自此,让温原的心悬在嗓子眼,每一刻都不能掉以轻心,真如临大敌。..随着岑墨的自首入狱,这桩罪算是风风火火结束了。言穗穗跟温原离开警局,暂时居住在高级酒店。言穗穗想让温原帮忙救岑墨。可得到的答案,是不可能。言穗穗:“阿原,你能不能把岑墨弄出来啊?他是为了替我才坐牢的,我不能不管他。”温原:“小宁儿,我没那么好心,也不是什么好人,我狭隘,小心眼,没你想得那么大度,不想你的世界里有别的男人。”“乖,你安心养胎,这些事我来处理,我会让你清清白白的。”虽然坐牢的是岑墨,可言穗穗身上背负的嫌疑罪名还没完全洗掉,外界对她的评价并不好。原因就在于,沈滢的腿!沈滢在舞蹈界这么多年,粉丝基数还是很大的。而如今舞蹈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人人夸赞且享誉国际的天才少女不能再跳舞了,必定会引起大众的怜悯和同情,继而将这些情绪全部转嫁到言穗穗的身上。原本言穗穗跟傅九霄的事就已经对外没有好印象了,傅九霄又是沈滢的未婚妻,这回会愈加激愤起大众舆论。狗仔媒体都是怎么写的?小三为了上位,暗害正宫?而要彻底平息这些舆论还有个办法,让言穗穗跟他结婚!现在孩子有了,他们也该考虑结婚的事了。..温淮亲眼目睹了言穗穗跟温原的亲密后,心情一直都很低沉,心脏好似被什么狠狠扎了一刀,闷疼不已,还让他找不到任何缘由。他为什么会想要占有温原的女人?虽然很不想承认温原是他亲弟弟,但到底同父同母,有血缘关系,而兄弟之间岂能抢一个女人?温淮的低落,北蔚看在眼里。北蔚一直都觉得温淮对言穗穗这个女人过分关注。那种没由来,很奇怪的在乎,好像跟她认识一般。再这样下去,只怕温淮都忘了他回国的真正目的了!北蔚:“淮爷,若您真想要,我替您抢回来。”温淮垂着眸,浓密鸦捷在脸上拓落阴影,立体的五官甚是深邃,他神情有丝丝烦愁,“抢回来有什么用?”稍许,温淮嘴角又苦涩勾起:“人又不爱你。”莫名的,温淮也想要言穗穗爱爱他。他可以比温原更好。所以为什么她那么爱温原呢?“淮爷,前天香潭那边有人露头了。”北蔚说起正事。温淮语调淡然:“目前计划进行的还算顺利。”如果他没来容城,估计现在都能让温原掉进坑里。罢了,温原也跑不了。“淮爷,我们真的不拿那个女人下刀吗?我看温原是真的爱上她了。”北蔚这个一米八多的肌肉壮汉总想着‘倚强凌弱’,拿女人当突破口。温淮拢眉,对此并不赞同,“男人之间的争斗,不该牵扯女人。”就算他再想弄死温原,也不会拿言穗穗下手,更舍不得伤害言穗穗。温淮望向窗外,明媚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,迎进他眸眼,更照亮他的孤寂。他在想:言穗穗那个小笨蛋还好吗?她怀着孕,身体虚,有没有好好吃饭?她现在是不是很开心?那个孩子是沈三爷的?还是温原的呢?温淮心中浮现很多问题,可没人能给他解答。因为解答的人,不在他身边。“阿淮哥哥,阿淮哥哥,阿淮哥哥...”温淮一闭上眼睛,满脑子就都是言穗穗的声音,苏苏软软的,甜甜腻腻的,带着撒娇的小尾音,那般娇俏,简直就是个小娇气包。“言穗穗,你到底为什么会让我觉得这么重要?”温淮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。不可否认,他只见过她短短几面,就真心喜欢上了。好似心里住了个又熟悉又陌生的人,步步牵引他,越来越爱她。可那个人又不肯出来告诉他,这是为什么?..听说周祁与一直都在闹,闹着想见言穗穗,还险些误伤到沈绾绾。趁沈滢午休的功夫,傅九霄去看了看。陈京还在养伤,傅九霄身边的亲信换成了长楼,经过特训出来的特级保镖。“三爷,姜小姐目前在温太子那边。”傅九霄眸色骤沉,看来想把言穗穗弄回来有点棘手。沈启东让他带言穗穗回沈家住,他找了借口才敷衍过去,老爷子至今还以为那孩子是他的种,是沈家的孙子。最近烦心事太多,傅九霄捏了捏眉心,找人撒气:“岑墨想替罪可以,告诉里面的人,不需要对他客气。”“明白,已经打过招呼了。”周祁与和沈绾绾的婚事定在明年三月份。周家和沈家联姻,这场婚礼必然豪华。傅九霄还没进房间,光在走廊上就能听到这对未婚夫妻言穗穗跟警察说了好久,终于同意让她跟岑墨见面。他不止止是被暂时拘留那么简单。冰冷的铁门打开,言穗穗连忙迎上去,惶急唤他:“岑墨。”看见言穗穗后,原本情绪低沉的岑墨立刻扬起笑容,梨涡荡漾,声音清醇:“姐姐。”早在言穗穗来之前,他跟傅九霄通过电话。傅九霄需要找人给言穗穗顶罪。而他毛遂自荐。彼此做了个交易。“我愿意替姐姐顶罪,但我有一个条件。”“你也配跟我谈条件?”“当时跟姐姐在一起的只有我,我来顶罪绝对可以还姐姐一个清白。”两人的对话。言穗穗心疼道:“岑墨,你为什么这么傻啊?”岑墨仍旧冲言穗穗笑着,有种年少轻狂、无所畏惧的感觉,“姐姐,我还小,几年牢而已。”言穗穗:“可是你替我背了这个污点就没法再在娱乐圈里混了啊。”她是素人还好点,但岑墨作为公众人物,不能出一点错。岑墨安抚她:“反正我也不想跟英艺有什么关系了,正好可以摆脱傅九霄。”他跟傅九霄做交易的事,还是决定不告诉言穗穗。岑墨深深凝视着言穗穗,语气有些怪异:“姐姐的身体还好吗?”他是在问她那天晕倒的事。言穗穗手指攥紧裙子,慌神地舔了舔唇,“我有点低血糖。”岑墨眼睛如狼隼般,目光灼灼,语调拉得深长,沉声:“是吗?”他好似是不信的。呼吸半响。言穗穗一直都在盯着岑墨的脸看,总觉得对不起他,内疚感翻涌而来。让她更不想欺瞒他。思索了几秒,言穗穗还是说了出来:“我...我怀孕了。”时间仿若凝固。岑墨的笑容再也撑不住地落了下来,几乎是从牙齿根发出来的声音:“姐姐,怀孕了?”他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,身形微晃,眸光顿时暗淡,“是谁的?”言穗穗察觉到他的低沉情绪,他的不高兴全都写在脸上。她连忙转移了话题,向他保证:“岑墨,你放心,我会努力做澄清,让你早点出来的。”“你真的没必要为了我,搭上自己啊。”她何德何能让他做出如此大的牺牲,不顾自己的名声?她欠了他这么大一个人情,她要怎么还?“姐姐,我等你。”岑墨目光犹豫,定睛在言穗穗的红唇上,“姐姐离开前能不能给我一个吻?”“姐姐主动吻我一次行不行?”“里面很冷的,姐姐给我点温暖好不好?”他红着眼眶恳求。言穗穗下意识后退了一步,而这小小的一步,伤了岑墨的心。岑墨自嘲地勾起唇角:“姐姐这么嫌弃我吗?”“我知道自己很脏,可我每次都会好好洗澡,洗很多遍澡,我努力不让自己得病。”岑墨可怜巴巴说。见岑墨快要委屈哭了,言穗穗于心不忍,咬了咬唇安慰:“我不是嫌弃你,而是我不能跟你...”岑墨:“姐姐有了孩子,就不要我了是吗?”言穗穗:“岑墨,我会找人救你的,我不会不管你。”岑墨声音湿濡:“可是姐姐连亲我一下都不肯呐。”言穗穗微垂着眉眼,浓密睫毛轻颤,软声问:“除了这个,你有没有别的想要的东西?”岑墨视线从言穗穗的脸上缓缓落到腹部,越看越觉得碍眼,越看越心里难受,讨厌这个小豆芽在她身体内着床发育,侵占她。岑墨眸光阴沉,嫉妒极了,“我想要的只有姐姐呐,姐姐真坏,怎么能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呢?”岑墨虽然还不到成年男人的年纪,但个子一点也不矮,一米八多。他站在言穗穗面前,完全能将言穗穗笼罩起来。言穗穗面露惊慌,着急找寻离开的门,“岑墨,我...我先去找人救你,我会尽快让你出来的。”“无所谓了。”对于坐牢,岑墨不以为意。他本就是活在最底层的蝼蚁,阴暗得不见天日,是生是死,无人在乎。只不过他愿意为了言穗穗,牺牲自己。也仅能用命来拴住言穗穗,利用她的怜悯和愧疚,硬生生挤出她的心里。他就是卑劣如此。“岑墨,你不要...”言穗穗的手腕被岑墨攥住,他将她拽到怀里,压在桌子上。岑墨神情阴郁,发着偏执光芒,“姐姐,你一定要等我出来,不要瞒着我跟别的男人结婚哦。”“孩子是谁的?”他似乎很在意这个事情,不止一遍的问。深知逃不过这一吻,言穗穗放弃挣扎,心里劝诫自己权当是还他的人情,毕竟他要替她遭罪。“阿原的。”岑墨边吻边感慨:“姐姐什么时候能帮我生一个呐?”“真期待有那么一天,可以跟姐姐生孩子。”“姐姐这么漂亮,生出来的宝宝也一定会很可爱的。”言穗穗视死如归般闭上了双眼,只等岑墨吻够了放她离开。而岑墨则是千万个的不舍得闭眼,一定要睁着眼睛看她,看她嘤咛,看她害羞,看各种各样的她。岑墨的手慢慢抚摸上言穗穗的腹部,这个小家伙是真的很碍眼呢。..过了好久,言穗穗从探监室出来。警局大厅里找不到那个身材高挑的银发男人。言穗穗带着疑惑一直找出警局。一辆嚣张高调的红旗停在外面。男人倚靠在车边,穿着华贵,黑色高领毛衣搭配着同品牌的冬季长款风衣,脖间铂金材质的猎鹰项链折射着璀璨光辉,闪亮刺眼。烟灰蓝的短发又野性又潮酷,四六分的刘海又做了卷烫。如此熟悉的脸,如此熟悉的身形。言穗穗愣在原地,怔怔出神,不敢置信。温原长身玉立,向她展开怀抱,唇角撩起笑意,温柔缱绻的唤她:“小宁儿。”这一声,好似隔了多个春秋。来得太过突然,让人喜极而泣。清醇性感的男声带着慵懒笑意穿破空气,驱散了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黑暗阴霾,像神佛降临她的世界。无所不能的阿原回来了!倏然,言穗穗清澈的眼眸蒙泅着悠悠水光,不再过多犹豫,一下子飞扑进男人怀里,“阿原!”温原牢牢接住言穗穗,双手紧紧抱住她柔软的臀部,开心唤她:“小宁儿,小宁儿。”“阿原,我想你,好想好想你。”两人吻得忘我。不远处,温淮看着两人相吻,竟产生出了嫉妒。第二百六十三章 宝宝两人上了车还在热烈深吻着。难舍难分。好似要将这段时间的思念全部倾泻而出。吻得言穗穗连连被呛到,憋得脸色通红。温原将她抱进怀里,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,而他骨节如竹的手掌紧扣着她细软的腰肢。水液交融。身躯交缠。细细密密的吻狂热落下。寂静的车厢内蔓延无限爱意。“咳咳咳。”言穗穗又一次被呛到。温原意犹未尽地放开她,抬手替她擦拭着嘴角水渍。言穗穗激动得笑出了泪,眼眶里闪动着的泪花沾湿纤长的睫毛,实在给她高兴坏了。她就知道温原没死!他不会死的。更不会丢下她不管。温原凝视着她,眼神宠溺,桃花眼罕见的泛起细碎光芒,用着价值上亿的嗓音温柔哄她:“小宁儿,我没死,哭什么?”言穗穗抽了抽鼻子,抬手揉着酸涩想哭的眼睛,微微噘嘴,少女声线异常清甜软糯:“我...我高兴嘛。”温原抬起她的下颌,朝着她水润润的红唇又轻轻亲了亲,“小宁儿,想我没?”言穗穗毫不犹豫的点头,“想。”说罢,她搂住他的腰身,愈发往他怀里钻,像是个在外面受到委屈的小孩子向最亲近的人发泄情绪,呜咽道:“阿原,我想你,好想好想。”“你不在,他们都欺负我。”言穗穗抬起眉眼看他,主动亲吻他的殷红唇瓣,眸眼爱意浓郁,一点也不知羞的表白:“阿原,我爱你。”温原扣住她的后脑,柔顺清香的发丝从他指尖泄出,“我也爱你。”多日不见,温原实在是想她想到骨髓中。怎么亲都亲不够。言穗穗乖乖坐在他怀里,身躯跟他亲密贴合,柔软指腹慢慢触摸到他的头部,神情满含担忧:“阿原,你的头...”傅九霄可是直接给他头部射穿了子弹,如此惊险的情况是怎么救回来的?温原顺势牵起她的手,与之十指相扣,放在嘴边又亲了亲,独属于她的香味溢进鼻腔,涌现幸福的感觉,“我没事。”“小宁儿,嘴再给我亲亲。”言穗穗像是一只听话的小猫,乖巧地仰着头,送上双唇,任由采撷,“嗯,给阿原亲。”小女人的一缕气息,一点触碰,将他向来残暴冷漠的心态,搅得浮躁、急促、迫切,像极了没尝过性爱的愣头青。真的给他一种倒退十年的错觉,少年时期才会有的冲动,不顾一切。慢慢的,接吻已经满足不了温原,他想要更多。亲了亲她白皙脖颈,又亲上精致锁骨。两人有过那么多次,言穗穗瞬间感觉出温原的意图。“阿原,暂时不可以哦。”言穗穗双手捧起温原的头,素净葱白的纤纤玉指插进他的发丝间,软声软语:“阿原,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。”她迫不及待的想将所有事情都一股脑的告诉他。委屈、喜悦,统统告诉他。温原乐此不疲地亲着她泛红的娇软脸颊,略略挑眉,唇角撩着暧昧的笑,漾出性感尾音:“嗯?”“我怀孕了。”言穗穗嫣然一笑,那明晃晃的笑意风情潋滟,绽放耀眼光华,顿了顿,缓声又道:“是你的啦。”言穗穗双手圈住了温原冷白的长颈,在他坚实的宽肩上开心蹭着,又重复了遍:“阿原,我怀孕了!”温原从巨大的惊喜中回过神来:“怀孕了?”稍许,他唇角噙起欢愉,爽朗地从喉咙溢出笑声来,“哈哈哈,小宁儿怀孕了,怀了我的孩子。”言穗穗迎着温原异常欢喜的眼神,眼尾弯成皎洁的月牙,笑容璀璨,“嗯,我怀了阿原的宝宝。”温原唇边笑容渐盛,连眼角眉梢都不可抑制地流露出笑意,阴郁死沉的眸第一次如此闪亮。他显露激动、紧张、兴奋,抚摸上她腹部的手都在轻颤,过于欢喜。言穗穗牵着他的手实实放在肚子上,声音甜得好似浸了糖霜,“宝宝很乖。”“宝宝,感受到爸爸了吗?”她才刚怀孕一个月,孩子还是个小豆芽,很难感知到外界的触碰。不过,初为人父的温原,心情已经不知该如何形容了。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女人给他怀孕,可那感觉跟言穗穗怀孕不一样。前者怀孕,他根本就不想要,更不在乎,会亲自下手弄死胎儿;而后者怀孕,他会开心、高兴,会做好一切准备迎接这个孩子,会将孩子当做上天的礼物,各种宠爱。言穗穗心情极好,不仅是温原回来了,失而复得,更重要的是一家三口,和和美美,“宝宝,爸爸在跟你打招呼呢。”这是父子俩的第一次‘相见。’言穗穗还没有开始显怀,肚子还是平的,可温原却觉得孩子已经长大了,小心翼翼地轻轻抚摸着,声音异常温和:“宝宝,爸爸在这。”他突然无比期待起被叫爸爸的感觉。他也可以当爹了。言穗穗给了他一个家。温原又亲了亲言穗穗,语调欢喜:“小宁儿,辛苦你了。”言穗穗手指揪起温原胸前的衣服,她半垂着眉眼,浓密卷翘的睫毛在空中轻轻颤动,想到了不好的事,“阿原...”她犹豫了下,还是如实说:“孩子可能会不健康。”温原愣了愣,抬手揉了揉言穗穗的头,安慰她:“没关系,只要是我们的孩子,我都不嫌弃。”“我有得是钱养,可以养他一辈子,也可以砸钱给他治病。”言穗穗心生内疚,“阿原,对不起,是我没有保护好宝宝。”温原捏了捏她柔软的小脸蛋,“小宁儿,不怪你。”要怪也得怪他,没有保护好娘俩。他受伤不在的这段时间,估计言穗穗没少被欺负。这不,热搜杀人案的事不就是证据吗。重逢的喜悦过后。欢喜若狂的情绪逐渐归于平淡。看着温原这张俊美邪肆的脸,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,浓密深邃的眉眼,高挺立体的鼻梁,以及绝美妖冶的唇形,无一不在张扬着矜贵与完美。言穗穗溘然想起傅九霄的话,手指有意无意地抚过温原性感的喉结,“阿原,沈三爷跟我说,你和沈滢...”“你们是不是在一起过?而且她还怀过你的孩子?”“小宁儿,别瞎想,我不爱她。”温原连忙撇清关系。他就知道傅九霄不可能说他好!第二百六十四章 狭隘得知温原跟沈滢有过一段,言穗穗震惊之余还挺不信的,毕竟傅九霄那张嘴没什么好话。可时隔多日重遇后。温原对此没有否认,而是急着撇清关系,那便就等于是承认了。他真的跟沈滢在一起过。那她又算什么?她接二连三的捡沈滢不要的男人?傅九霄是沈滢不要的?温原也是沈滢玩够的?光是想想,言穗穗都觉得自己可笑。傅九霄有句话说得挺对,她确实没法跟沈滢比,各个方面都比不上这位娇生惯养、锦衣玉食的白玫瑰。沈滢从小什么都有,而她从小什么都没有。言穗穗随意问了问温原什么时候醒的,又是什么时候来容城的。这本是很正常的问候,可在言穗穗接触过温淮后,就多少沾点不寻常的意味,甚至是试探。试探什么呢?试探温原到底是不是姜淮?不过温原可以肯定,言穗穗还没看见温淮的脸,如果看见了,也就不会对他这么好了,也就不会这么爱他了。而这也是他最害怕的地方。怕言穗穗认出真正的姜淮!他本就是假装用着姜淮的身份来接近她、欺瞒她,实在不敢想,她知道真相后,会不会恨他?温原是今天清早刚来的容城,一下飞机就来找言穗穗了,更是在得知言穗穗被温淮带走后,直接跟他要人,生怕言穗穗跟温淮相处久了,察觉出什么。温淮存在一天,于温原而言就是定时炸弹,难以预料的那种,随时随地都有爆炸的可能。自此,让温原的心悬在嗓子眼,每一刻都不能掉以轻心,真如临大敌。..随着岑墨的自首入狱,这桩罪算是风风火火结束了。言穗穗跟温原离开警局,暂时居住在高级酒店。言穗穗想让温原帮忙救岑墨。可得到的答案,是不可能。言穗穗:“阿原,你能不能把岑墨弄出来啊?他是为了替我才坐牢的,我不能不管他。”温原:“小宁儿,我没那么好心,也不是什么好人,我狭隘,小心眼,没你想得那么大度,不想你的世界里有别的男人。”“乖,你安心养胎,这些事我来处理,我会让你清清白白的。”虽然坐牢的是岑墨,可言穗穗身上背负的嫌疑罪名还没完全洗掉,外界对她的评价并不好。原因就在于,沈滢的腿!沈滢在舞蹈界这么多年,粉丝基数还是很大的。而如今舞蹈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人人夸赞且享誉国际的天才少女不能再跳舞了,必定会引起大众的怜悯和同情,继而将这些情绪全部转嫁到言穗穗的身上。原本言穗穗跟傅九霄的事就已经对外没有好印象了,傅九霄又是沈滢的未婚妻,这回会愈加激愤起大众舆论。狗仔媒体都是怎么写的?小三为了上位,暗害正宫?而要彻底平息这些舆论还有个办法,让言穗穗跟他结婚!现在孩子有了,他们也该考虑结婚的事了。..温淮亲眼目睹了言穗穗跟温原的亲密后,心情一直都很低沉,心脏好似被什么狠狠扎了一刀,闷疼不已,还让他找不到任何缘由。他为什么会想要占有温原的女人?虽然很不想承认温原是他亲弟弟,但到底同父同母,有血缘关系,而兄弟之间岂能抢一个女人?温淮的低落,北蔚看在眼里。北蔚一直都觉得温淮对言穗穗这个女人过分关注。那种没由来,很奇怪的在乎,好像跟她认识一般。再这样下去,只怕温淮都忘了他回国的真正目的了!北蔚:“淮爷,若您真想要,我替您抢回来。”温淮垂着眸,浓密鸦捷在脸上拓落阴影,立体的五官甚是深邃,他神情有丝丝烦愁,“抢回来有什么用?”稍许,温淮嘴角又苦涩勾起:“人又不爱你。”莫名的,温淮也想要言穗穗爱爱他。他可以比温原更好。所以为什么她那么爱温原呢?“淮爷,前天香潭那边有人露头了。”北蔚说起正事。温淮语调淡然:“目前计划进行的还算顺利。”如果他没来容城,估计现在都能让温原掉进坑里。罢了,温原也跑不了。“淮爷,我们真的不拿那个女人下刀吗?我看温原是真的爱上她了。”北蔚这个一米八多的肌肉壮汉总想着‘倚强凌弱’,拿女人当突破口。温淮拢眉,对此并不赞同,“男人之间的争斗,不该牵扯女人。”就算他再想弄死温原,也不会拿言穗穗下手,更舍不得伤害言穗穗。温淮望向窗外,明媚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,迎进他眸眼,更照亮他的孤寂。他在想:言穗穗那个小笨蛋还好吗?她怀着孕,身体虚,有没有好好吃饭?她现在是不是很开心?那个孩子是沈三爷的?还是温原的呢?温淮心中浮现很多问题,可没人能给他解答。因为解答的人,不在他身边。“阿淮哥哥,阿淮哥哥,阿淮哥哥...”温淮一闭上眼睛,满脑子就都是言穗穗的声音,苏苏软软的,甜甜腻腻的,带着撒娇的小尾音,那般娇俏,简直就是个小娇气包。“言穗穗,你到底为什么会让我觉得这么重要?”温淮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。不可否认,他只见过她短短几面,就真心喜欢上了。好似心里住了个又熟悉又陌生的人,步步牵引他,越来越爱她。可那个人又不肯出来告诉他,这是为什么?..听说周祁与一直都在闹,闹着想见言穗穗,还险些误伤到沈绾绾。趁沈滢午休的功夫,傅九霄去看了看。陈京还在养伤,傅九霄身边的亲信换成了长楼,经过特训出来的特级保镖。“三爷,姜小姐目前在温太子那边。”傅九霄眸色骤沉,看来想把言穗穗弄回来有点棘手。沈启东让他带言穗穗回沈家住,他找了借口才敷衍过去,老爷子至今还以为那孩子是他的种,是沈家的孙子。最近烦心事太多,傅九霄捏了捏眉心,找人撒气:“岑墨想替罪可以,告诉里面的人,不需要对他客气。”“明白,已经打过招呼了。”周祁与和沈绾绾的婚事定在明年三月份。周家和沈家联姻,这场婚礼必然豪华。傅九霄还没进房间,光在走廊上就能听到这对未婚夫妻相关Tags:冷漠宝宝心情
站長聲明:以上關於【老书虫书荒推荐热点小说言穗穗傅九霄(暴君的小祖宗回来了)-(暴君的小祖宗回来了)言穗穗傅九霄全文免费阅读-健康饮食习惯】的內容是由各互聯網用戶貢獻並自行上傳的,我們新聞網站並不擁有所有權的故也不會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如您發現具有涉嫌版權及其它版權的內容,歡迎發送至:1@qq.com 進行相關的舉報,本站人員會在2~3個工作日內親自聯繫您,一經查實我們將立刻刪除相關的涉嫌侵權內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