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热荐免费小说纪倩薄景明-纪倩薄景明小说在哪里可以看:养颜美容饮食

時間:2024-01-19 15:06:33 作者:养颜美容饮食 熱度:养颜美容饮食
养颜美容饮食描述::薄景明回头看了陈母一眼,道:“我不累,我看她车库里的车没开走,省的她自己打车回来。”陈母迟疑了一会儿,说:“前段时间,因为温远辉的事情,我跟纪倩姑姑,闹得不太愉快。你让我官司的事情别插手,妈也就没插手,毕竟我知道你跟悦馨,感情不深,但对她也是有些许习惯的。后来妈看温远辉在里头挺苦,他又是温湉父亲,我就把他给捞了出来。”薄景明意味不明道:“这事我听说了,在您印象中,纪倩姑姑那人确实泼辣难缠。”陈母斟酌了片刻,叹口气道:“这事可把蒋英芝给气到了,她非要让悦馨跟你离婚。”薄景明脸色猛的变了,很是难看。陈母没注意到他的表情,继续说:“要不干脆离了吧,我看温湉这孩子最近是认真在追求你,你也别跟她倔了,一直倔着感情就没有了。妈现在赞同你们在一起,以后也绝对不会干涉你。悦馨那边,你也愧疚,妈到时候多给她两套房。”她再次叹气说:“这件事情,本来早就要告诉你的,但你前几天那个项目急,妈就暂时没说,省的你分心。”薄景明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,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冷淡的开口说:“蒋英芝是不是有病?她不高兴了就非要我和悦馨姐离婚,这是一个姑姑能做得出来的事?亲姑姑一心就想着毁姻缘?”陈母微微蹙起眉,道:“阿霆,也不是只是蒋英芝说的,我问过悦馨了,她自己……也是这个意思。”薄景明怔住了。他先是觉得脑子里面一片空白,然后感觉一阵心寒,随即冷静的否认说:“不可能,我刚刚还给她发信息,告诉她我回来了,她也是照常回应我的,并不像一副要跟我离婚的样子。”“没有,确实是悦馨亲口跟我说的。”陈母终于有点不安,害怕是不是自己误会了什么,她说,“离婚这件事,是妈跟她在咖啡厅里谈的,她还要了妈给的支票。”薄景明心里发冷,想起她这段时间,对他越来越疏离,大部分时候跟他说话,都是敷衍的哄。他不满、跟她发脾气,她也没有改,依旧是我行我素的冷淡。原来真的是已经做好打算跟他一刀两断了。一刀两断,还需要维系什么感情?“您给了她多少?”薄景明听见自己冷静的问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这会儿语气里带着山雨欲来的冷意。“五百万。”薄景明就笑了:“就五百万啊?您再给点吧,这样显得您儿子真不值钱,我好歹陈家独生子,就给五百万分手费?”陈母迟疑了片刻,说:“你想给她多少?”“我想给她多少?”薄景明冷冷的笑了笑,质问道,“我跟她在一起的小半年时间里,有没有跟她提过分手?我有没有在您面前说过半句我跟她过不下去了?都没有。所以您怎么会觉得,我迫切的想跟她分开?”陈母被问的哑口无言,心也不停的往下沉,脸上的表情也是格外的难看,“阿霆,所以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难道不想离婚?”“我要是想离,您觉得需要拖到现在么?”薄景明面无表情道。但凡有半点想离婚的念头,他有一百种离婚的手段。他这会儿什么也不想说,懒得给陈母解释,只想赶紧先找到纪倩。薄景明跨出家门的那一刻,陈母就有些脱力的坐在了地上。怎么事情会跟她想象中,出入这么大?他不是喜欢温湉么,不是在跟温湉赌气?他俩不是才是情投意合的一对么?陈母却想起,薄景明生日那天,对温湉冷淡的说:“我不会系其他女人给我的领带。”他对温湉也很冷淡,并不热络,甚至饭吃到一半,就走了。一直开口说话的都是温湉,一直都是她说,阿姨,阿霆还在生我的气,不过我会哄好他的。陈母突然想起一个细节来,自家儿子跟纪倩结婚到现在,戒指也一直是戴着的,从来就没有摘下来过。她隐隐觉得戒指有点眼熟,想起什么来,连忙给薄景明的助理打电话。那头电话接的也很快,客气礼貌的说:“陈夫人,请问你有什么事情么?”陈母道:“阿霆跟悦馨的结婚戒指,是在哪儿订的?”助理道:“是在国外订的,排队就排了一个月,而且只能本人持身份证去排。小陈总怕错过了,天天自己在等着。本来是算好日子回国的,能在婚礼前一个星期赶回来,后来因为戒指的排单,又拖了十来天。”助理想起那一幕,又觉得挺心酸的,“所有人都是小夫妻俩一块排的队,只有小陈总是一个人。他总是盯着来来往往的人,看他们成双成对,一般都是默默的看着,但这种时候就会异常沉默,一句话都不说。”陈母绝望的闭上眼睛。原来真是她理解错了。她自以为很了解自己的儿子,没想到她并没有那么了解。……120这个季节的a市,总是时不时的会飘上几滴小雨。叶晨曦现在大四已经结课了,基本上是很难得回一次学校,今天要不是回学校打印成绩单,她是不会回来的。她拿着成绩单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,正好看见薄景明一副狼狈的模样。她愣了一下,却对他没有好脸色。纪倩跟他感情不和的事情,她已经知道了。而且他不帮纪倩老师的姑姑,而跑去帮前任的父亲,没有一个人能受得了这种事情。更何况,明明答应好的让纪倩姑姑胜诉,可温远辉依旧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,这胜诉了又有什么意义?反正叶晨曦是知道,他对温湉有多真心了。纪倩跟他分手,她高兴得不得了,这么一个好女人,就不应该被人活活糟蹋,而是应该,去寻找自己的幸福。纪倩是叶晨曦见过的长得最好的女人,要脸蛋有脸蛋,要身材有身材,还是一个知识分子,这样的女人,就算离婚了,也不可能没人要的。就算跟纪倩说的那样,在她那个圈子里不好嫁,可是世界上又不只有她圈子里有男人。总会有眼光好的、对纪倩好的男人的。所以叶晨曦的视线,只是在薄景明脸上,冷淡的扫过去。薄景明却是立刻认出了她,连忙把她给喊住了:“叶晨曦?”“有事?”她语气不善。反正他现在又不是她老板,她也不是他员工,不需要对他客气。哪怕是,她为了她心爱的蒋老师,也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。薄景明说:“纪倩在哪?现在在不在办公室?”叶晨曦笑了笑,说:“你要不说,我还以为你是来找温湉的,她最近倒是经常来学校,老师都跟她很亲近,真是沾了你们陈家的光,人家温湉现在不仅是学霸,温家还是有钱人家,温湉妥妥的学霸白富美啊?”薄景明皱眉道:“我不找温湉,我找纪倩,我跟她有误会,我想跟她解释清楚。”叶晨曦道:“你要找她,来学校也没用,她已经离职了。因为不想见到你,她连学校都不想呆了。”薄景明冷冷的看了叶晨曦好一会儿,并不相信她的话。这小姑娘,一直就没有盼着他跟纪倩好过。如果不是因为纪倩在背后护着她,他早就让她尝尝什么叫苦头了。这一眼,看得叶晨曦心里发毛。只不过她依旧倔强的说:“导员姐姐那么那么好,你不珍惜,你活该。”她说完话,就拔腿往外跑。薄景明这会儿无暇顾及她,开了电梯,直直朝纪倩办公室走去。他打开办公室往里头看的时候,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看着他,但是这里面没有纪倩。她的位置,不仅不是空的,上面还坐着个陌生人。薄景明皱着眉抬脚走过去,揪着坐在纪倩那个位置的男老师的衣领说:“我老婆呢?你坐在她的位置上干什么?”他冷着脸时,整个人看上去就会很凶,男老师见他这幅状态,有点害怕他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,于是老老实实的说:“这个是我的位置。”“学校我来了这么多回,纪倩坐哪我会不知道?”薄景明坚持道,“这就是纪倩的位置。”旁边的其他同事帮腔道:“陈先生,蒋老师前段时间已经离职了,现在这个位置,确实是这位新老师的。”薄景明顿了顿,往位置上看去,果然纪倩的东西都不见了,那只粉色的保温杯,那几本她经常动手翻看的历史小说,还有她的坐垫,通通都不见了。“陈先生,你没事吧?”旁边的老师担忧的说,“你是不是和蒋老师吵架了?不要担心,蒋老师脾气这么好,你多跟她解释解释,她肯定会原谅你的。”薄景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学校离开的,回到车上以后,他整个人就有些出神,回过神来时,他已经在给纪倩打电话了。电话嘟嘟嘟的响着,一遍又一遍,但是电话那头的人都没有决起。薄景明只好点进微信,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跟她打。【老婆,你在哪?】【你接下我电话好不好?】【我们聊聊。】【我回国了,你要是不喜欢,我以后,就不出国了。】【老婆,你可怜可怜我。】【……】只不过,所有的消息,同样没有得到回复。薄景明深吸一口气,重新找人。平常纪倩喜欢去的书店,餐馆,以及一些娱乐场所都找了个遍,可是依旧都没有看到人影。当薄景明一头窜进和纪倩去过的酒吧的时候,陈母在他身后拦住了他,她也是找了人打听,才知道他来了这里。他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干,头发也因为雨水,这会儿还是一撮一撮的,陈母很少见到他这幅狼狈样,难免有点心酸。“阿霆,别找了,我打听来,悦馨是出门旅游去了。”陈母叹着气道。薄景明这一天忙着找人,显然都忘了,还可以花人力、物力去找。他抹了把脸,说:“她去哪儿了?我让助理买机票,我过去找她。”陈母摇了摇头,道:“这回没有人知道她去哪里了。”薄景明不信这个邪,自己几乎是立刻联系了人去找纪倩。只不过,到底是没有打探到她的航班或者高铁之类的信息,显然她不是乘坐这些交通工具出门的。……蒋英芝是睡到半夜,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。蒋横山很少回来住,自然不可能是他,晚上这个点,一般不会有人来找她。“谁呀?”蒋英芝揉着惺忪的睡眼下了楼,透过猫眼,在看到门外的薄景明时,愣了一下。121不过蒋英芝随即像是没听见一样,回到房间继续睡觉,甚至把耳塞给戴上了。蒋横山跟陈家还有合作是一回事,但是,她现在是不会搭理陈家的,甚至到了看见都碍眼的地步。至于薄景明、陈母的微信,蒋英芝那更是早早删了,现在薄景明想联系她,恐怕都没办法。蒋英芝这晚算是睡了一个不错的觉,第二天八九点起了床,打开家门时,没想到薄景明居然还在。她脸上扯出个讽刺的笑容来:“小陈总还来我这儿干什么?”薄景明抬脚垮进来,道,“姑姑好,您知不知道悦馨姐在哪?”这可是薄景明第一回对她这么客气,大部分时候,其实他都是不太瞧得上她的。只不过这也是因为,在他看来,蒋英芝对纪倩,着实算不上好。“纪倩自己出去旅游了,去了哪,我没有多问。”蒋英芝懒懒的坐在沙发上,也不喊他入座。薄景明的语气冷了点,勉强忍耐说:“她一个女人出门,您就这么不闻不问?遇到了危险怎么办,谁负责?”他就差没说她不称职了。蒋英芝讽刺的意味更明显了,开门见山道:“这说的跟她在你身边,被护得多好似的。说起来她嫁给你日子叫好过么,你常年不在国内待,哪个不是说你出国追心上人去了。你妈也天天帮着个外人刁难她。说实话,过着这样的生活,还不如单身着好。”她顿了顿,又说,“既然她不想跟你过了,成全了你跟温湉,你以后就也别再打扰她了。”薄景明的火气跟不安勉强被他给压下去了,他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从头到尾没有说过要跟悦馨姐离婚,我娶她回家,不是为了跟她离婚的。希望姑姑别在我们之间煽风点火。”“我可没有煽风点火。”蒋英芝道,“你以为我能做主悦馨的事情?离婚这事,是经过她自己首肯的,就是她自己的意思。”薄景明听到这句话,心里压抑的厉害,那种不安跟找不到他的无力感,让他这会儿整个人都是飘着的,不踏实。他忍耐了半天,才道:“温远辉的事情我跟您道个歉,还有我妈几次跟您吵架,我也在这里跟您道个歉。我来就是为了跟您表达我的态度的,我妈同意离婚,跟我无关。我自己没有半点离婚的想法。”蒋英芝冷眼看着他。他不想离婚有什么用,纪倩已经心寒了,再和好,那也是有缝的玻璃了,不堪一击的很。薄景明没有在蒋英芝那里待多久,就被她赶出来了。离开的时候,回了家,一晚没睡,他累的很。躺到床上的时候,几乎就立刻睡着了。他做了个梦,梦里纪倩当着他的面,撕掉了结婚证,笑着对他说:“薄景明,我自由了,怎么办,我还是没有办法爱你。我忘不掉徐斯言,我好像这一辈子,注定要耽误在他身上了。”薄景明醒过来后,第一反应是去看结婚证。证件上的纪倩,面色寡淡,看不出什么结婚的喜悦。薄景明乍眼看去,也挺冷淡,可是仔细看去,嘴角分明是微微勾起。他把结婚证放回了抽屉。薄景明从噩梦中惊醒后,就再也睡不着了。那个梦像是在他心里扎了一根刺,扎得他难受。纪倩说起徐斯言时,叫得那么亲密熟稔。可是她很少那样喊他。薄景明一个人坐在婚房里,只觉得这房子大得离谱,纪倩不在,这里突然变得不像家了。他坐着发了会儿呆,觉得有些饿,翻身起床去了厨房,只不过看见冰箱里的速食,那都不是纪倩准备的,他忽然之间就失去了胃口。相关Tags:生日
站長聲明:以上關於【新书热荐免费小说纪倩薄景明-纪倩薄景明小说在哪里可以看-养颜美容饮食】的內容是由各互聯網用戶貢獻並自行上傳的,我們新聞網站並不擁有所有權的故也不會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如您發現具有涉嫌版權及其它版權的內容,歡迎發送至:1@qq.com 進行相關的舉報,本站人員會在2~3個工作日內親自聯繫您,一經查實我們將立刻刪除相關的涉嫌侵權內容。